鼓浪屿旅游旅游新闻资讯

目的地 >> 福建 >> 厦门 >> 厦门市 >> 鼓浪屿旅游 >> 鼓浪屿旅游资讯
鼓浪屿“限客”难产3大危机 专家:美丽被人潮淹没
发布日期:2013/3/29

  去年,传言鼓浪屿要在7月份 “限客”,无果。

  今年元旦起,《厦门经济特区鼓浪屿文化遗产保护条例》生效,明确整个鼓浪屿要控制游客总量,至今没有消息。

  清明和五一假期将接踵而来,鼓浪屿又要迎来汹涌客流。“鼓浪屿要马上限制人数。”成为各方一致呼声。

  感触 美丽被人潮淹没

  昨天凌晨,加拿大学者茹东燕坐在鼓浪屿的草坪上,面朝大海,听到各种鸟叫,闻到花香,以为自己到了世外桃源。

  于是,她展开了一场穿越时空的 “对话”:170多年前,英国、美国、西班牙、荷兰、法国等住在鼓浪屿的外国人,是像她一样在赞叹鼓浪屿,还是在想着大洋彼岸的老家?

  宁静的“对话”很快被打断,一转身,一堆堆游客从她身边挤来,一阵阵油烟味飘来,天堂瞬间变成嘈杂的“凡间”。

  连续两天,茹东燕走在鼓浪屿上,调研鼓浪屿的文化遗产保护。她清楚记得在鼓浪屿上看到18世纪西班牙船长墓碑时的激动,记得闻到桂花香、果香、柠檬桉香、薰衣草香和柚子香。

  当她刚想沉浸在鼓浪屿的文化和自然风景里,总在一转身的时段被油烟、吵闹声、蜂拥人群打破。

  她想到法国的卢浮宫、罗马的大教堂,每年都有数千万人参观,可是鼓浪屿和它们不一样,鼓浪屿上的小巷、青石板、矮矮的房子,只有曲径通幽才能和它相配,经不起喧嚣。

  看得越多,她越有感触:鼓浪屿上的游客数量,不能泛滥。

  限客

  现状 鼓浪屿“限客”难产

  控制鼓浪屿游客总量已是各方共识,甚至有法可依。

  去年6月,《厦门经济特区鼓浪屿文化遗产保护条例》经市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对外发布,从今年1月1日起正式施行。

  根据该条例,鼓浪屿岛为鼓浪屿文化遗产保护核心区,核心区要实行“游客总量控制”。然而条例发布至今过去9个月时间,条例生效即将过去4个月时间,“总量控制”的具体办法仍未出台。

  再推到更早以前,2009年清华大学城市规划设计院文化保护研究所,为鼓浪屿编制 《鼓浪屿中国世界文化遗产预备名录申报文本》及《鼓浪屿申报世界文化遗产保护与管理规划纲要》时,得出鼓浪屿的合理日游客数为1.5万-2.7万人。

  鼓浪屿申遗设计组总设计师廖宁介绍,这个数字是建立在对三个方面的调研、分析、测算之上得出的——— 遗产保护要求、景点景区容量、市政供应、交通能力等。

  据了解,前年7月份,上述两项申遗文本已被批复,人数控制成为一个基本前提,一项硬指标。

  时至今日,“限客”依然“难产”。“以前是无法可依,现在有法可依为什么不做呢?”鼓浪屿申遗顾问何丙仲质疑。

  危机

  安全危机 最多一天12万人

  控制鼓浪屿游客总量日益迫切。

  据统计,2011年鼓浪屿的旅游人数为960万人次,到了2012年,旅游人数达1136万人次。目前,鼓浪屿平均每天都在3万人次以上,最高峰一天达到12万人次。

  而鼓浪屿管委会主任曹放坦言,安全问题令他“寝食难安”,在安全管理上有4个高危节点:一是码头,二是海岸礁石,三是坡道弯道,四是危险建筑。

  “在恶劣的气候条件、汹涌的人流之下,随时可能发生事故。”他说,“只要是台风暴雨大雾,只要是双休日和黄金周,工作人员的心都悬着,神经紧绷。”

  随着高速节假日免费、高铁越来越多,上岛人数在急剧上升。

  保护危机 别把鼓浪屿的魂卖了

  “不要再研究了,鼓浪屿必须马上‘限客’。”鼓浪屿申遗顾问、文史专家彭一万掷地有声。

  外国学者持同样观点。加拿大里贾那大学艺术学院副院长蓝都罗杰斯昨天走完鼓浪屿,说出疑惑:到底鼓浪屿是要保护文化遗产,还是发展旅游,“保护文化遗产,人数必须有一个平衡”。

  曹放告诉导报记者,曾有意大利教授在鼓浪屿上做过多次考察,深感鼓浪屿和意大利威尼斯一样,都面临过于汹涌的旅游人潮,“这对鼓浪屿的建筑、园林、海滩、空气等,都产生严重影响”。

  面对滚滚商机,家庭旅馆层出不穷。曹放忧虑,1100多幢建筑,391幢历史风貌建筑,会在违法建设中失去原有风貌。

  “发展旅游要很小心,要不然会把鼓浪屿的灵魂给卖了。”蓝都罗杰斯说。

  品牌危机 四种“对话”难进行

  盛名之下,鼓浪屿正在遭遇“不过如此”的品牌危机。

  加拿大学者茹东燕和鼓浪屿的凌晨“对话”,正是鼓浪屿文化魅力的一种展现。而曹放总结,上鼓浪屿的人可以实现四种“对话”——

  与经典艺术的“对话”,包括建筑艺术(1100多幢别墅)、精美园林、音乐、文化等;与宗教的“对话”,包括基督教、佛教;与中外历史名人的“对话”,从名人的人生轨迹、阅历中感悟人生的真谛;与生态美的“对话”。

  但这四种“对话”在目前的人流之下,很难进行。厦门理工学院数字创意学院院长郭肖华对鼓浪屿的品牌再造有专门研究,他认为,倘若放任人数继续膨胀,鼓浪屿的文化魅力将被大打折扣,会有越来越多人慕名而来,“不过如此”而归。

  票价

  焦点 要不要提票价

  鼓浪屿申遗设计组总设计师廖宁介绍,游客控制的技术层面操作有两种:一种是在上船之前的轮渡设置卡口,控制人数;一种是提高上岛成本,也就是提高票价,实行“大票制”。

  前者,目前的技术条件不成问题,厦门轮渡公司早就实现对人数的实时监控。而后者,才是“限客”中尚未确定的因素。

  背景 票价“提”了9年

  历时9年,鼓浪屿“一票制”被提及无数次,始终没“提”成。

  2004年,为提高旅游收入,鼓浪屿拟定“一票制”票价为80元,但最后不了了之。

  2011年,厦门市政协民盟界别再度提出,鼓浪屿可实行“一票制”,游客往返票价应当提高至每人每次80-100元。

  去年,鼓浪屿管委会负责人介绍,实行“一票制”的票价定在100到150元之间较为合适,游客上岛后可以免费参观5个核心景点,不用再另外买票。(5个核心景点的门票总价格是143元)

  去年底,鼓浪屿管委会负责人表态,“票改”非唯一选项。

  态度 从反对到赞成

  9年前,鼓浪屿要提“一票制”,厦门闽南文化研究学者彭一万投反对票。上周,再度谈及“一票制”时,彭一万举手赞成。

  “当年,游客没有那么多,我们还在揽客的阶段,现在游客数量已经突破了承载力的两倍、三倍;那时候是低端游客、观光游客,现在旅游向休闲、度假、文化游过渡,我们还能抱着老眼光去看问题吗?”彭一万说。

  他强调,鼓浪屿这么乱的深层次原因是利益驱动,有那么多人摆摊设点,就是因为鼓浪屿钱好赚、好发财,“摊贩才不管这是不是世界最美丽的地方,不管是不是风景名胜区”。

  所以,通过“一票制”和“限客”,给鼓浪屿做减法,人数减少商机自然减少,才能更好地引导岛上的商业布局。

  建议 本岛本地人要优惠

  市人大常委、民盟厦门市委副主任朱奖怀建议,在“一票制”上,要注意区分不同的群体。

  细分上鼓浪屿的人员,主要可分为几种:鼓浪屿上的居民、鼓浪屿上的单位职工、非鼓浪屿的厦门市民、鼓浪屿上的暂住人口、商户及服务人员、摊贩、游客等。

  朱奖怀认为,“一票制”对于本市居民和岛上居民要有优惠,这是最重要的。如果有特别需要的人员,比如单位的正式职工,也要给予优惠。优惠的方式可以采用补贴等。

  但是,对于其他的人员则不能给予优惠,这样才能真正起到控制人数的作用,有利于调整鼓浪屿的人口结构。

关 闭